你们说听相声不要钱

毒奶/小声bb/中立邪恶

今天是对白堂充满期待的一天啦
能耐大了播出后会有更多同框哒(比心
图源:@koise-gu
还有别的图见这位博主

20180310 烧饼王九龙窦公训女

烧老师说大楠
-你呀,跟孟鹤堂都是一类的演员,(我跟你说吧),你们的艺术生命啊,早晚有一天面瘫就终止了,(我跟你说吧)
-全是表情帝

【🍌🐟】

硬核黑帮👀真好看,好看到想哭的程度ಥ_ಥ好虐啊看了5集的内容然后想到BE😭😭

香蕉鱼使人心如刀割、如挖掘机挖、如绞肉机绞

配乐也好棒……超爱片尾……

我有一碗酒,碗酒赠吾兄。
吾兄留斟酌,斟酌话余生。

谁都道余生,哪又惧雨风。
唯愿风雨吉,处处皆是你。

全文1500多字,39个“楠”字
真情实感RPB真的很好磕😭😭(抱拳
恭喜王九龙到法定结婚年龄😂👏👍
生日当天超话喜提第4⃣️🎉龄龙冲鸭!
Always smile like this!😍

cr:weibo @ 德云社龄龙粉丝后援团 @ leby去哪儿

大家过年好🎆周老师都一天发了两条微博了…人还是要有梦想啊🙊
看到孟老师的两套背带裤look已经心满意足辽…虽然没有配上锅盖头,但图1的白T背带裤真的是wildest dreams级别辽,墨绿色也是我心头好😍
可爱的爱豆们冲鸭!❤️
我爱苹果肌大腮帮子和小圆脸🙊

【堂良堂】百忧解

山河远阔,人间烟火

-竜喵閃爍-:

他们有我们❤️ 我们有他们


奈狮心:



现实向小甜饼一发完
探班梗有
是给两位老师的贺文




三生有幸成为20w与6w中的一员




我不拥有他们
他们从来都属于彼此
ooc和阅读不适都是我的




——




(一)





周九良认为自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。






他不过是从小自金陵北上,在北京城里浮沉打拼的万千人潮里的一员,算到如今也快满十年了。




在周九良眼里,大抵说相声,是跟司机或是厨师一样的。
只是朝九晚五的忙碌,换成了不停的在城市与城市之间辗转,今日西行明日东去,吃与住向来没有什么定数。
每每下了台,将大褂水裤鞋袜依次熨平叠好,像是人家厨子关火洗炊具一样井然。这便是他平凡生活的缩影。





周九良其实谈不上对生活有多深的见解与体会。
他这人,干干净净,像是由内而外素到了骨子里





至于风月与情爱,不过是戏曲里听来的故事,唱的终归是别人的悲欢,他那时也并不懂些这个。最开始学手艺练口条背贯口干杂活弹弦子那些个年头,清静的一个人,到也没见得有什么挨不过去的。




波澜起伏的日子经他之手过的四平八稳。




只是后来遇见了孟鹤堂,他才渐渐明了,原来他向来看的平淡的种种,也能活的食髓知味。
像是自此经年,山水有轻音,万物都寻着了自己该有的轨迹,而他的则是孟鹤堂。




再和他提起幸福与快乐,周九良与街上与他擦肩而过素不相识的你我,其实并无两样,无非温饱屋檐与情怀。




在拥挤快节奏的城市里,有一隅温柔乡可供避雨遮风。屋子谈不上什么华丽的装修,也没什么名贵上好的家具,但是那绵软的双人床,他和孟鹤堂在宜家苦苦挑了一个上午。




他靠着当家本领与唇舌技艺,能为自己赚取个三瓜俩枣,又经年的积累和打磨,终能出人头地,也能宽裕的给自己添置心仪的衣物细软。




这些都是能让周九良展眉而笑的小事情。




而除此之外,再说起这世间甜之一字,想必没有什么能比过那心上人儿,小别离后的新重逢吧。





(二)





八月份像是一场下的急急的雨,将两人的生活冲散的七零八落。他们的行程是早早就排好了,而且眼看着也有着只增不减的趋势。




小园子里很久没见着孟鹤堂的身影了,连轴转的商演助演与拍戏,让他实在没法分心顾及七队一家老小的琐事。




这担子自然分给了他那看起来尚是闲散的搭档。于是这几周里,北京的小园子便只能见着周九良自己带着七队。




“队长忙,说相声拍电视两头顾不过来,忙的直胖”




队员们拿他砸的挂,周九良带回来与他讲起,他也只是万般溺爱的笑笑,无处可恼。




进组拍戏,拍的还是电视剧,这是对他们俩人来说都是头一茬。





其实提起这演戏,周九良确实不是太感冒的,除非是一个拉三弦的师傅,他能本色出演外,
他确实是自觉没有什么表演天赋和欲望的。




但他大抵能够感受到孟鹤堂对这剧由内而外的热情。




从最早听见这消息的风声到最后敲定了角色。
他听着孟鹤堂眉飞色舞不厌其烦的和他憧憬着 ,兴奋的像是等着拆礼物的孩子。




他偶尔会在微博上点开那个官方微博看看,关注一下拍摄动向。尽管这些信息他都要接收好几遍,自己看一遍,再听孟鹤堂回家来给他事无巨细的絮絮叨叨,眼睛里是掩不住的流光溢彩。




周九良说不期待都是假的。




但是两个人两个行程两处地方,自然是落得聚少离多。




孟鹤堂清早出门,在摄影棚一呆就是一整天,周九良日上三杆起床,散了晚场回来已是深夜,却不忍心叫醒整个人累的软绵绵的,像块靠垫一样搭在沙发上等他的孟鹤堂。





他几乎已经开始想念那些两人一块下班,在桌边吃着夜宵闲聊,开着电视当背景音乐的日子了。





想起老说的那个段子




“你回来的晚我出门的早,咱俩不得拜街坊吗”




没想到应了真的时候,也是喜忧参半的。








好容易撞上个没有排班的休息日,周九良看着日程表,算好明天要飞去上海录节目,今天闲来无事,去剧组探个班也好,权当是一份生活里的惊喜调剂。




知道孟鹤堂爱吃甜口,他便去买了些零碎的糕点,不确定是再带点卤味还是直接要些小龙虾,又顾及着天热,不如带些水果或饮料。本想买几只他原先爱吃的,叫什么可爱的甜筒,但考虑到实在没法运输,便也就作罢。




路过常去的星巴克时停下来,要了一杯孟鹤堂爱喝的那种星冰乐,多糖,加一份牛奶,焦糖咖啡味儿。当作自己心理上没法买甜筒的弥补。
走到门口他才恍然间想起来什么,又折回去,将同样的饮料多点了好几份。





翔子还有伦哥栾哥啥的都在,这么热的天,他作为来探班的家属,还得顾及一下坚守在拍摄现场的其他人。




等他满载而去,真正到了拍摄地点,才后知后觉应该提前打声招呼。




满地跑的场务工作人员和仪器将棚子围的杂乱。房间错综复杂又七拐八拐。
他在这之中探着头端着星巴克的托盘,边向人询问着,边隔着忙碌的人群寻找那熟悉的人,像是个走错路的送外卖的,实在没个头绪。






最后总归是孟鹤堂先看见的他。





——




影棚里是有着空调和风扇的,只是耐不住人多而杂,各处都是跑来跑去,挥舞着纸张或是仪器的场务。





孟鹤堂感觉后脖颈子上一路顺着腰线下去,像是生了条小溪一样的冒汗,热的他只想就地躺下,让嗡嗡响的脑袋搁在地上散散热。手上那把小风扇卖力的送着风,却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


突然想起来阿城夏天是向来没有这般热的人摧心折骨的,七八月份的时候罕见的热气,一场雨的功夫便没了踪影。哪像是北京,下完了雨却像个蒸笼。
这摄影棚呢,则像是蒸笼里又加了个隔间,热的人晕乎乎想要当机。





好容易连拍了几条还算过的去的,他便告了休息,跟杨九郎奔着门口就跑,为了找口冰凉凉的水喝跑遍了整个休息室。





“孟哥,你看那人是九良吗”





孟鹤堂本来拽着杨九郎急慌慌得走,这会突然一句话把他撞停在原地,目光急急的朝翔子指的方向望。





看见周九良捧着咖啡托,茫然的站在来往的人流群边上,拿不定主意该往哪去。他展眉而笑,突然没由来的满心欢喜,觉得这是他今天看见最美好的画面了。






他笑着,抬手捋了捋有些汗湿的头发,朝周九良走去。




——




刚开机的头几天,要拍的戏份还不是太多太重的时候,孟鹤堂其实跟周九良提过要他来剧组玩玩。毕竟也没什么外人,全是平日里玩的好的师兄弟几个人,在一起凑着也能磨磨时间。




周九良当时也只是应着,以为孟鹤堂就是好久没好好见他,想偷个闲暇罢了。后来等真忙起来,也没听他再提起来。




但他这次来,孟鹤堂确实是惊喜的,像只刚出了笼子的小雀,带着他一路参观一路说个不休。





见他这般欢喜,周九良也打心眼里高兴。
有了他的在场,那天下午的时光便轻松的多了,以至于好几条都能顺利的一次过。
剧务也是体贴入微,听说两位第二天要出差录节目,便早早的让孟鹤堂下了班。




“老周要是早来,或是天天来,孟哥这效率肯定高,说不定都能提前杀青。”




看着孟鹤堂快快乐乐的收工,杨九郎拿着小风扇,幽怨的跟栾云平抱怨。后者一边语重心长的应和,一边默默地把风扇调到最大档。




(三)




去上海的票他们是提前按着行程定好的,本是上午就能走,但又听说谢金俩人也是同一天从北京飞,只不过选了晚上的行程。商量了一下便索性爽快的改了签,换了同一班稍晚些的航班。




周九良本就不喜欢坐飞机,如今孟鹤堂又改了晚班机,自然有点恼他,在候机厅等着的时候便一直戴着耳机玩手机,不搭理孟鹤堂。





“别老听歌了” 孟鹤堂扯下他的耳机 “唱的有我好听?”





“您的英文歌确实还得先练练,改天抽查你字母表”周九良没好气的回他,但是把耳机收了起来。





“刚才照的照片儿,发这张行吗?”
孟鹤堂把手机塞到他眼前,屏幕里是两人合照的背影,在前前后后照的七八张照片里面,算是挑不出毛病来的。




“您不如发个九宫格吧,我看这几张里面,您都那么完美”





孟鹤堂听了还了他一个白眼,最后给那张照片加了个滤镜,这才准备要发微博。
总得说些什么吧,他犯了愁,删删改改拿不定主意。回头一看那人儿又仰在椅子上玩手机事不关己的样子,顿时开朗。




@周九良




发送




——




飞机进入轨道以后开始平稳的滑行,机舱内的光也暗下来了。从舷窗里能看见天边沾最后一丝暮色的云团。层层叠叠的将他们包裹起来。





周九良在一边早就困得睁不开眼睛,在机场倦了半天,这会便消了大半精神,孟鹤堂也就由他睡了,不忘给他搭个毯子。自己便望着窗外翻卷的云团出神。





想到此行的目的地,他们出的这趟差,心里平添了些临上战场的意味。
八月于他来说,是难能多得的机遇,虽代价是排的满满的行程与工作,但他总归是有种熬出头的感觉,仿佛摸爬滚打的这十年光景,如今终将迎来喧金鸣锣的荣耀。




他自然是高兴的。




天色彻底暗下来了,隔着玻璃,能隐约望见云层里亮起来的霓虹灯与城市的脉络,星星点点忽明忽暗的散落着,仿佛听得见整座城市的呓语。




想着这宇宙里存在的千万种可能,他们本可以过的千万种生活。想着这些个年头里,所有变故机遇与坎坷还有温暖,好像只有周九良是不变的。
这人儿就如一块上等的良玉,你甫一触摸它,总是坚硬冰冷的。不熟识的人总是看见他周身这道屏障一样的自我保护就望而止步。




所幸他是世间为数不多,了解他透彻的人。





他孟鹤堂尝遍了世间的千百种情怀,渡了风雷雨雪,在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,只有周九良陪他着熬过了几载冬夏,去盼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


而今他们终将成名在望,他想,也只有他,只他一人能站在他身边,共他迎接往后的前程似锦。





他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冠上幸福二字。






(四)








就是今晚了。




画好了妆,换好了衣服,连额前留的那一缕头发都捋顺的服服帖帖。万事就绪准备妥当以后,工作人员贴心的把这最后上场前的时间留给了他们自己。两人便静静地等在台侧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逗趣。




那厚重的幕布将灯光与声音全隔在了另一边,站在后面听的不是很真切。





此刻他们仿佛只是在等周末小园子晚场的最后一个节目,台下坐着是那群素来熟悉的痴心的姑娘们。一如往常。






孟鹤堂用掩在袖子下的指关节摩挲着周九良的手腕。仍望着前面的台布,咬着下唇,思虑良久才开口,字句里添些不易觉察的苦涩。





“你说咱俩这回算不算是火了。”




周九良没搭话。





虽是这些个年头,见过了那么些个大场面,他仍有一些没由来的紧张。




他不知道走出这个帘子,站上舞台,将那烂熟的老活儿翻着新花样,行云流水的演下来,他和孟鹤堂是不是就算是红了,火了。





他其实并不太在意是在电视,在城市里商演,还是在小园子,在哪里演,都是站在孟鹤堂的左边,站在桌子里面,桌上两把折扇两块素白方巾与一尺醒木,面着台下素不相识的人儿。




至于是否能红火,周九良心里也挺坦然。
毕竟火不火的,这都是他指望着过活的工作。




但如果这是孟鹤堂想要的,周九良想,
他便愿意去陪他,在小园子,在城市里商演,在电视上,他都愿意。





他愿意一直站在他的左边,陪着他不负勇往的闯山过海,披星戴月。






就从这里开始。






他是朝孟鹤堂身边靠了靠,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指。他回握着孟鹤堂的手掌,那里的仍然温热的让人安心。





很多年前,他第一次与他搭伴时,孟鹤堂也是这样跟他并肩站着,等着上台。他轻轻摇着他的胳膊,虽未言一词,却很好的安抚着他有些紧张的情绪 。




那是他们还排在节目单上的第一个,是给后面的节目垫话热场子的。
谁又能想那时的两个风华少年,在年月流逝,暑往冬来的年头里,竟一路并肩走到了这里。





走到了这个晚上。




孟鹤堂放开他的手,最后正了正自己的衣领,转过身来一粒一粒替周九良检查大褂上的扣子,从下摆一路向上,直顺到肩膀。





周九良知道,这是他紧张起来就会有的小习惯





他查的那样仔细,一处一处慢慢的的试探着扣眼,仿佛这些扣子粒儿是足金做的金豆,到了肩头那里,他停下来不动了,只是看着他。周九良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吹在耳畔,不由得缩了缩脖子。





孟鹤堂突然笑了,是那种很低沉,但又充满玩味的笑声,几乎轻不可闻。





“咋的,紧张吗”他收了动作,与他并肩站好。




“一点也不”周九良笑了,深深的呼出一口气。





因为他准备好了。




他听见报幕的主持人喊他们的名字。




相声演员孟鹤堂,周九良




就像之前的千千万万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他知道,这将是他们新征程的开始,就是这里,从此刻开始。




台侧绸缎幕布缓缓拉开,他看见了光,他听见有人呼喊着他们,像汹涌的潮水,呼啸的风,不止休的雨。




又像温柔的呢喃。






孟鹤堂领步上前,在帘子拉开前最后望了他一眼,似是怪他还不快跟上。





周九良回望着他,发自内心的扯出一抹笑来,也迈步朝他身旁走去。





眼前迎着他们的,是光,是经久不绝的掌声,是铺就着鲜花的红毯花路,是未来。






我已逛遍了世界,踏破了铁鞋,独自缱绻了一万个日夜。




我看着你出现,光是站在那里,就炙热的足以穿透了我。你从过往中披荆斩棘而来,带着我,坚定而勇敢的,走入第一万零一个未来。







END




——





写在后面




赶在开播前发出来,本来就是个小段,没想到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
熬到三点




生活全是苦的 喜忧参半是假的 故事也是假的
但他们拯救了我 是这里面最最真切的。
他们就是我平凡生活里的百忧解




我一无所有,但恳求生活善待他们。




感谢阅读 哭着求评论


这届女友粉不行啊(狗头 🙊毕竟上一套图出来的时候妈妈粉让超话排名冲到了第3⃣️
林林冲鸭!
\没有说任何人不好的意思/

哇哦!小先生超话排名创新高啊
超话排名居然冲到第三了🎉发来贺电👏👏
最近小周老师的粉丝们很活跃啊,天天不但有新鲜的现场repo还有新鲜的挖坟🙈热度长势喜人呐
emmm…我承认我最近也是逛小先生超话比较勤,真对不起在剧组辛勤工作的孟老师呢=)可以开始悄咪咪地蹲20w粉福利了ʕ •ᴥ•ʔ

20180609 张九龄王九龙 偷论

90: 贼踩着梯子,等登登~等登登登~
大楠: 这哼哼的什么呀ಠ_ಠ
90: 甭管
九龙: 嗯。是超级玛丽吗ಠ_ಠ
90: 不是
九龙(点头):嗯ಠ_ಠ

90: 我说你干嘛呢郭麒麟,你没吃饭我吃饭啦?
九龙:你跟他说话你注意点语气
90: 少东家!
九龙:你想好九月份啊
90: 我是您的员工啊少东家,我一生为您效力,但是你不能抢我切糕啊!你不能抢我切糕啊!
……
90: 这大街上抢切糕好看吗?咱们这以后都是很红的人对不对?这都是黑历史,知道不知道?
九龙:确实是'黑'历史
……
90: 给我气得,我说孙zei…
九龙(拦):啊-什么!
90: 对不起节目需要…有你这样的吗?别这样,有核…别卡着您那宝贵的嗓子对不对?

返场
90: 包括刚才说郭麒麟,我们真有那么怕他吗?真有那么怕他…对不对…他不会生气吧
九龙:应该不会生气,没事儿
90: 指着他吃饭呢

这场大楠超乖了,全程认真盯90,都快九十度对着了,都没动手🙊

龄龙/祥林/堂良女孩宛如过年预警

今晚能不能不演礼仪漫谈🙊,ballball了
毫无根据的奶一口:龄龙学哑语/五红图/快板漫谈,祥林托妻献子/对春联/新作品,堂良家有一宝/新作品/学评戏/黄鹤楼,要有哪对演三节我就👀
龄龙浅绿/浅蓝,祥林粉/墨绿/土黄/黑,堂良蓝/紫/黑